标题: 菩萨行
何旭





UID 1684
精华 1
积分 30
帖子 3
阅读权限
注册 2017-9-9
状态 离线
发表于 2020-3-31 12:12  资料  个人空间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菩萨行

于无可救药之地,疗人寂寞,是菩萨行。


第一章

塔名千佛峙云端一
      痛……痛……痛。
  痛……快……痛……快……痛快!
  风是越来也大了,远方天际乌云密度,估计用不了多久这边也要来一场电闪雷鸣。
  不见抖抖肩膀,偏了下脖子。后背又一阵撕裂的灼痛。嘶的倒抽一口凉气。不见心里苦笑。果然痛来的快,就痛快了。不然隐隐作痛,好像十二个时辰压着一块石头,太憋闷了。宁愿这么痛,才痛快,才爽啊。
  谁曾经曰过,精神病人欢乐多。诚不我欺呀。这么一痛,感觉精神好多了。
  不见又勒紧了背篓,稳住心神。加快采药的速度。好在不是悬崖峭壁,稍微分分神,也没什么意外。采药好几年了,也没见什么奇花异草真生长在悬崖上。都是小说故事害的。
  今个运气不好,没什么收获。就采了一些普通的草药。回去的山路上空已开始打雷,不见准备在山上过一夜,正好前些时候发现了一个山洞,似乎是前辈炼气士的遗迹。只是很多年不曾有人来过,阴暗处已滋生了青苔,好在没有蝙蝠的嚎叫。不至于令人害怕。
不见拿出打火石,从背篓里找了一些干枯的杂草,开始生火。由于洞府内偏于阴冷,外面又要下暴雨,好一会儿不见才见着了火光。又从洞府内找来之前收拢的木材,不见也没再吃东西,就这么烤着火。身子一点点暖了起来。
说来奇怪,不见始终觉得自己不是现世之人。不止于数年如一日的梦境。还有很多的细节似乎也在说明如此。
譬如吃的饮食,不见始终觉得太寡淡。事实上他并没吃过其他什么山珍海味。就目前所见,似乎大家都是如此。山下的乡人们更是难得温饱。
譬如和其他人相处,不见总觉得置身事外,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琉璃隔着,明明彼此相距很近,却像是在两个世界,其他人在那边,不见在这边。
还有很多,诸如此类。但不见不敢说。尤其是数年如一日的梦境。虽然梦醒后,记忆很模糊,但作梦时很清醒的知道梦境是连续的,好像有另外一个世界里的另一个他。梦很模糊,但感觉很真实。甚至连身体也在逐渐熟悉记忆。有时候练剑,匪夷所思好像忽然多了很多年的经验,似乎在某时某刻,真是一名绝世剑客。尽管并无实战,练的也是木剑。还多次被老道士嘲笑过。
      想起老道士,不见莫名的笑了。好久不见这老东西。不知又跑去哪里云游了。
      兴许也是疲累了,不见很快睡着了。第二日,不见皱着眉头,吃着干粮,还在竭力回想着梦境。
      “不见……不见小道士……”
     “不见……君不见……你在哪里。你给我出来!”
     嗯?这小鬼来了,糟糕,要坏。不见赶紧起身。提起背篓,从山洞内探出头来。只见山下的林子里一个青衫少年一边大叫,一边气呼呼的拿一根竹竿挑着身前过膝高的杂草。
     一老一少两个仆从在后面焦急的叫道:“少爷慢些,慢些。小心脚下!”
不见也没马上应声。小鬼在山下,不见在山上。看不见他。要是知道了这个洞府,说不得又要惹起那小鬼的好奇,横生许多枝节。不见懒得搭理他。一次两次还好,经常这样,很讨人嫌。
不见抄了近路,离的近了,才高声叫道“道爷在这里。嚷什么嚷!刚刚差一点就抓了一只麻雀。”
远处正好有几只飞鸟扑腾着翅膀飞远了。极其地配合。
“哈哈,不见。你果然在这里。”
青衫少年一声怪叫,抓住不见,使劲晃了两下,马上又松开,故意别过身子,摆出一副神气模样。
老仆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来不及擦脸上的汗。就笑着对不见说道:“小道爷好,少爷此番得了莲生大师的允可,邀他在佛诞日的法会上听经。住持也十分欢喜呢。”
李南星得意的哼了一声。摆摆手“住持还好啦。最开心的是母亲大人。可惜她不愿意去。其实莲生大师是邀我辩经。可能是觉得我最近的书法刻印小有可观。打算引荐给一位居士。还邀我作画,这我哪里敢应。”
“嗯,不应是对的。佛画还稍微好一些,不过是画一些菩萨罗汉,都有成例可循。书法刻印就十分考量功夫了。书法你也就刚刚入门,刻印更是初学,哪里有什么可观。譬如……”
“好了,好了。打住。你明明比我还小两岁。怎么每次都老气横秋的。还大道理一套接着一套。真是奇怪。”
额,我总不能告诉你我也是在世仙人?不见尴尬的摸了摸鼻子。心里想着。
“说起来莲生大师是何方大德?听起来住持亦很佩服的样子。” 不见随口问道。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居然不知道莲生大师。真是……真是气煞我也!原来说了这许久,却是对牛弹琴。”
“你今日才发现我孤陋寡闻么,哈。可怜见的。再说了,我们这一脉一向都是如此,靠天吃饭。据老醉鬼说,连道士的身份都是自家随意,没有正式山门的。”
“也对。啧啧,也是稀奇。说起来住持和莲生大师都很佩服老道士。时有夸赞。可你家老醉鬼貌似不愿意搭理。”
“这我就不知了。管他呢,有甚要紧。倒是你,此番佛会之后就俨然一代才子了。久仰久仰。”不见施施然行了一礼,可哪里有一点服气模样,更像是在看笑话。
李南星更气得懒得说话了。
老仆见气氛尴尬,连忙说道:“少爷来找您时,小老儿见老道爷也回来了。正在与住持大师说话。”
书童模样的小胖子,好像终于有了存在感。大声应道:“是的。我也看见了。”
不见见了小书童,不自觉的想来一记摸头杀。小书童瞪大了迷糊的小眼睛,小心避开。又觉得过分了,红着脸露出一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。
真是无趣呀。越来越不好玩了。
不见勒了勒背篓:“那走吧,先回去再说,我要把草药处理了。”
李南星知道这是正事。君不见身体一向不好,最近一年才勉强自己出来采药,之前还要老道士带着。据说最初几年不能言语,身子又弱,老道士自己就是圣手,仍然四处寻医问诊。总算把这小子救了回来。

顶部
莲若


会员



UID 1662
精华 4
积分 110
帖子 663
阅读权限
注册 2005-7-10
来自 北京
状态 离线
发表于 2020-3-31 13:57  资料  个人空间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什么时候开始要写小说了?真是意外的很。
行文流畅,文笔细腻,写的真是不错,希望不要挖个大坑,要填坑填坑填坑。。。
坚持哈。





朱弦一拂余音在,却是当年寂寞心
顶部
 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1-10-18 16:55

   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
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! 5.5.0  © 2001-2007 Comsenz Inc.
Processed in 0.021809 second(s), 7 queries
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涉江 - Archiver - WAP